下一页20P,亚洲乱亚洲乱妇50P,一边做一边潮喷30P

行業動態

行業動態、熱點資訊

當前位置:首頁>信息資訊>行業動態
全部 38 公司新聞 23 行業動態 15

中國學術期刊數字出版轉型的挑戰與思考

時間:2016-03-28

  數字出版以互聯網為流通渠道,以數字內容為流通介質。相對于傳統紙質出版,數字出版傳播速度快,內容豐富,不僅實現了更強的互動性和更專業的個性化服務,還為海量數據庫的構建與服務拓展提供了基礎元素。在信息技術與網絡技術空前發達的今天,數字出版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性和吸引力,對于以傳播創新成果的學術出版來說更是如此。經過10余年的發展,國際主要出版商紛紛完成了從傳統出版向數字出版的轉型,形成了完善的數據處理流程和成熟的數字營銷模式,并打造了資源高度整合的數字出版平臺。相比之下,我國的數字出版在生產水平、資源配置、刊群規模、管理營銷等諸方面都存在較大差距。分析當前全球學術期刊在數字出版方面的特征以及我國的現狀與差距,提出相應的對策與措施是當前我國學術期刊數字化發展的迫切需求。

  一、全球學術期刊在數字出版方面的現狀與特征

  愛思唯爾出版集團、施普林格出版社、約翰·威利父子出版公司等國外各大出版集團從20世紀末開始紛紛轉向數字出版,在短短的10多年間已經發展了較為成熟的數字出版相關技術及平臺,形成了明晰的數字出版盈利模式。

  1.出版全程高度數字化

  數字出版已不僅僅是將紙質內容轉化為數字內容,而且還包括內容生產數字化、管理過程數字化、產品形態數字化以及傳播渠道網絡化。除在電子終端上全文顯示外,先進的數字出版已將標題、作者信息、圖表、參考文獻等所有元素都進行了碎片化和模塊化,可多渠道、多方式、方便快捷地呈現給讀者,還能精準檢索,實現與其他數據庫的無縫對接。例如,目前國際主流數字出版中都具有參考鏈接(crossRef)功能,可直接鏈接文章中的參考文獻而無須在各種數據庫中再度檢索。此外,數字出版擺脫了紙質版文獻在印刷和發行時間上的束縛,使文章在獲得正式卷、期、頁碼等出版信息前,優先刊載在互聯網上,并配有唯一的數字對象標識符,大大提升了科技論文的實效性和傳播速度。

  2.內容資源聚合程度高

  當今各大國際出版巨頭的一個特征性標志就是,其擁有大量期刊的在線出版平臺,資源豐富的電子期刊數據庫也成為了這些出版集團的重要品牌產品和壟斷學術期刊出版的主要基礎。例如,施普林格的電子期刊數據庫施普林格鏈接(springerLink)分別包含了3147種期刊,其中英文期刊約為2900種,有的期刊全文甚至可以追溯到1854年,超過70%被SCI收錄。與此同時,springerlink還有突出的學科重點,其中在生命科學與醫學方面期刊約有1900種,比例超過60%;數學、物理、化學等自然科學期刊約有910種,比例超過30%,專業化學科分布有利于進一步凝聚資源,為定向推送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再如,愛思唯爾憑借其數據庫的內容高度聚集度和不可替代性在世界范圍內屢屢提價,雖遭到各國科研院所及高校的強烈批評與抵制,也無法改變這種壟斷的現實。

  3.數字出版營銷模式成熟

  經過10余年的發展,國際出版巨頭在數字出版方面的收入比例越來越高,其功能強大的在線出版平臺根據當地經濟情況在全世界范圍內銷售。其中,數字出版主要收入來源于用戶付費,即高校、企業等機構類用戶以及學生、科研人員等個人用戶,前者通常購買整個數據庫,后者通常購買單篇文章。同時,國外出版商正在努力推廣開放獲取出版模式,其核心是讀者免費獲取文章,而出版費用轉為作者或所在機構承擔。開放獲取不僅免除了營銷壓力,減低了版權保護難度,為出版方提前鎖定經濟收益,而且保障了讀者的利益,有效提升了期刊的顯示度和影響力,得到了越來越多學者和期刊的青睞。隨著國外數字出版營銷模式的日益成熟和盈利比例的高速增長,越來越多的學術期刊停止了紙刊印刷或改為按需印制,有些刊物從創立之初就以開放獲取和在線發布為主體模式。

  二、我國學術期刊在數字出版方面的現狀與差距

  在過去的10年間,我國學術期刊在數字出版方面也進行了多種嘗試,但與國外較為成熟的出版系統相比,我們在數據處理、管理方式、盈利結構等方面還存在較大差距。

  1.自有數字化生產水平較低,缺乏國際市場競爭力

  在國外數字出版浪潮的沖擊下,我國的學術期刊也紛紛提出了“數字化”的目標,但目前的工作僅局限于將傳統出版內容直接數字化,并沒有真正深入到生產、傳播、閱讀等各個環節。例如,我國目前多數學術期刊仍采用方正書版、方正飛騰等傳統排版方式,僅制作了可在閱讀終端顯示的文件,缺乏全文的模塊化數據,無法支撐數據、多媒體、計算機代碼等元素,導致數據的檢索性、整合性、重復利用性和內容交互性較差。此外,當前大部分學術期刊尚未實現在線優先出版,而是先出紙質刊,再由出版平臺對數據進行加工,導致較長的出版時滯,這與數字出版的理念背道而馳。在出版平臺建設方面,中國知網、中文期刊全文數據庫等在中文出版方面具有較強的知名度,但全文數據的結構化仍有待提升;高等教育出版社有限公司以學術前沿(Frontier)系列英文期刊為基礎發布了中國學術期刊前沿網,是我國自有英文出版平臺的代表,但目前的期刊數量、數據質量等方面尚無法與國外主流出版平臺相媲美,也缺乏相應的國際競爭力。

  2.期刊集團化程度低,對國外出版商依賴度較高

  我國學術期刊大多是單刊獨立分散經營,主辦單位往往是科研院所、科技學會等獨立機構,以編輯部為單位,并沒有采用西方國家“全球化、規?;钡闹髁鬟\行機制,難以將各種資源進行有效整合。根據2011年數據,我國近4800種科技類學術期刊分布在近3000家出版單位中,內容聚集度極低,2013年“中國科協科技期刊發展報告課題組”對中國科協1056種學術期刊的調查顯示,73%為事業體制下單刊獨立經營和同一主辦單位的多刊小規模集成運營,以刊群運營的僅占6.3%。近年來,我國也搭建了一批具有國際化水平的數字化學術出版平臺,但由于期刊數量和質量的不足而缺乏相應的國際競爭力。因此,目前國內大部分英文期刊從數據制作到在線發布都依賴于國外知名出版商,尤其是優質英文期刊。合作在短時間內提升了我國期刊的顯示度,獲得了一定外銷收入;從長遠來看,我國的數字出版資源大量外流,進一步拓展了外商的國際市場,阻礙了自有出版品牌的發展和壯大,造成了經濟和文化的雙重損失。

  3.營銷手段不成熟,在國際市場上盈利能力不足

  我國學術期刊大多停留在以政府撥款和基金資助為主,以版面費、紙質發行、廣告收入等為輔的傳統經營方式,市場存活力和拓展力普遍不足,也不符合數字出版時代運營模式的發展趨勢。在網絡營銷方面,我國僅有少數期刊在自建網站上提供全文數字資源,讀者可付費閱讀下載。如“中國科協科技期刊發展報告課題組”在2013年的調查結果顯示,在中國科協下屬1056種學術期刊中,有812種期刊自建網站,其中447種提供全文,僅有98種對使用者收費,23.6%的期刊開展了數字出版運營項目。目前我國有三大主要收費數據庫網站向傳統的紙質版期刊提供數字化服務,即中國知網、萬方數據資源系統和維普資訊,但它們主要針對中文期刊。英文期刊的營銷收入多來源于與合作外商的利潤分割,在近年來開放獲取的強烈沖擊下,這些期刊面臨著國際影響力和經濟成本之間的平衡難題。開放獲取涉及數據制作、網站維護、期刊運營等成本,外商收取500~2000美元/篇,這是我國多數期刊常規版面費的數倍甚至數十倍,尤其是對于尚未形成強大國際競爭力的眾多國內期刊,如此“國際化”的收費更容易造成作者外流。因此,借用外商平臺的英文期刊多由編輯部承擔開放獲取成本,這進一步增大了運營壓力;少數期刊為降低成本而選擇在自建網站上開放獲取,但受平臺規模和水平的限制,國際顯示度和影響力相對有限。

  三、提升我國學術期刊數字出版國際參與力的措施

  在當前數字出版全球化的環境下,傳統學術期刊走向數字出版已經是一個必然方向,也是我國學術期刊(尤其是英文學術期刊)必須解決的實際問題,其中核心工作包括以下幾方面。

  1.全面提升期刊數字化水平,建設國際化期刊發布平臺

  打造具有國際競爭力的數字出版體系,首先要提升數字化生產能力。數字化不能局限于將紙質內容直接轉變為電子內容,而應向內容形態、管理方式、營銷模式等其他重要方面深度延伸,將各種信息進行充分整合、交互和再利用。在這方面,我們可以學習國外已有的成熟技術和實踐經驗,統一元數據和信息交換格式的標準,將優質、高效的數字化生產迅速推廣到我國的學術期刊中。

  與此同時,打造一批可與國外產品相媲美的期刊發布平臺是我國數字出版進入國際市場的迫切需要。發布平臺主要包括出版平臺和期刊數據庫,兩者側重點各有不同。出版平臺以制作、發布數字出版資源為主,兼具其他功能,以所有期刊、單刊或單篇文章的國際網絡營銷權為核心盈利模式,如springerLink。而期刊數據庫以大規模整合期刊資源為主,以豐富的數據以及相關的檢索、分析服務為運營基礎,自身可作為期刊的出版平臺,但更多的是將檢索結果鏈接到相應出版平臺上,如美國物理聯合會出版平臺等。近年來,我國相繼推出了性能日趨完善的期刊發布平臺,其中的中國學術期刊前沿網諸多性能已具備國際化標準,但缺乏所出版期刊的國際唯一營銷權;而以中國知網為代表的文獻庫則側重于信息整合和內容檢索、數據分析、期刊評估等增值服務,中心網站及鏡像站點年文獻下載量高達數十億次,只是使用者仍以國內用戶為主,尚需進一步開拓國際市場?,F階段,我國可根據實際需要,重點打造幾種成熟、完善的發布平臺,作為走向國際數字出版市場的硬件基礎。

  2.整合期刊資源,發展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學術期刊數字出版集團

  歐美經驗證明,期刊群是學術期刊的一種主要生存方式和發展基礎。為了提升我國學術期刊的整體國際競爭力,學術期刊應打破“同行冤家”的思維模式,而是與本學科領域內的期刊加強聯合,組建我國自己的專業期刊群,在出版資源共享、銷售渠道開拓、集團品牌塑造、對外合作談判等方面尋求規模效應。

  在這方面,國家的扶持政策顯得尤為重要。2012年8月,原新聞出版總署發布了《關于報刊編輯部體制改革的實施辦法》,要求各個編輯部并入已有出版集團或自行成立出版企業,對于學術水平較高的自然科學期刊給予政策傾斜,旨在打造競爭力強的期刊集團??茖W出版社2013年建立了“地球與環境科學信息網(EES)”,收錄了地球與環境科學領域的精品期刊164種,代表我國地環期刊的最高水平,同時還收錄了該領域345種優秀圖書,是我國學術期刊集群化的代表。生命科學、醫學、物理學等其他領域也可聯合出版,并在評價導向、資源分配等方面進一步鼓勵,帶動我國自有品牌的樹立和出版集團的發展。此外,我國英文期刊僅有200余種,每個領域的期刊數量有限,實現跨學科聯合對于提升國際競爭力至關重要。中國科學院、中國科協、教育部等機構是我國英文期刊的主要管理方,其下屬機構所創辦期刊的聚集整合也是建立規?;诳旱膱詫嵒A。在形成具有競爭力的期刊群以后,我國可結合數字化出版平臺,構建自有學術期刊出版集團,實現戰略重組、經濟聯合和資源共享,改變目前“借船出?!钡睦Ь?,打破外商的壟斷,甚至通過兼并和收購將國外期刊吸引進來,真正提升國際市場競爭力。

  3.開拓新型管理與營銷模式,提升數字出版的國際市場競爭力

  除了提升期刊的學術水平,我國期刊還應改變獨立經營的傳統觀念,突破各個編輯部“親力親為”“五臟俱全”的原始方式,積極開拓與數字出版、集團化運作相匹配的管理與營銷模式,從而全面提升學術期刊的國際市場競爭力。

  首先,明確作為學術編輯與數據運營方之間的責任與分工,前者是專業學術內容的提供者,而后者是掌握先進數據庫及網絡技術的內容傳播者,二者對于提升期刊的學術影響力和市場競爭力同樣重要,互不可缺,因此應關注自身責任,充分合作,實現經濟、高效的數字出版和發行。

  其次,期刊可積極探索移動出版、開放獲取、在線優先出版等各種數字出版運營模式,并可結合自身的品牌、平臺、信息、學者等資源優勢,以學術產品和信息服務產品為經營賣點。

  最后,數據集成者可深度挖掘與開發數據內容,開發周邊服務性工具與產品,如計量分析、在線編審、熱點跟蹤、文獻服務、定向推送等。例如,中國知網依托其海量數據資源,不僅為研究人員提供了翻譯、文獻分析等工具,還為期刊編輯部開發了期刊社會影響力與學術影響力的分析功能。2010年推出了全新的期刊影響因子指標體系,制定了我國首個公開的期刊評價指標統計標準;2012年首次發布了《中國學術期刊國際印證年報(2012)》;2013年和2014年評選了“中國最具國際影響力學術期刊”,已成為我國期刊評價的一個重要標準。

  四、結語

  2015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繁榮發展新聞出版業,“深化文化體制改革,促進傳統媒體與新興媒體融合發展”。在當今全球學術期刊數字出版迅猛發展的“互聯網+”環境下,我國也應盡快完成從傳統出版向數字化出版的轉型,大力發展并完善與之相匹配的運營模式,提升我國的國際學術影響力和市場經濟競爭力,打造新型科技強國、創新強國與文化強國。

  參考文獻(略)

(信息來源:《中國出版》 作者:張曉雪)

上一篇:全國高職高專學報研究會第六次會員代表大會成功召開

下一篇:中國高??萍计诳芯繒邔檬纬绽硎聲h召開

在線咨詢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咨詢客服

在線咨詢

免費通話

24小時免費咨詢

請輸入您的聯系電話,座機請加區號

免費通話
返回頂部
下一页20P,亚洲乱亚洲乱妇50P,一边做一边潮喷30P